電子遊戲

企業新聞
當前位置: 電子遊戲 > 企業新聞 >
家裡裝8個攝像頭 多個保姆怕受監視離職

  市民選保姆挑挑揀揀本屬正常,但這戶市民家裡卻是來一個保姆走一個保姆,而且還是雇主家被保姆炒了鱿魚。話說家政公司先後為該市民家物色了六七個保姆,但每個保姆上門後幾天就感到後怕,保姆們究竟擔心啥、害怕啥呢?說白了,就是怕自己的隐私暴露。知道事情原委後,家政公司表示,以後再也不會為這樣的市民介紹保姆了。

  謝阿姨是今年七八月份由某家政公司介紹去打浦橋地區的闵航(化名)家打工的。按照雙方約定,謝阿姨幹的是早出晚歸做清潔又兼燒菜的活兒,同時闵家有個近90歲的老母親需要謝阿姨适當兼顧(老人生活可以基本自理),闵航付給謝阿姨的工錢是7000元,并供午晚兩餐。

  剛開始時謝阿姨打工很順利。但到打工第10天時,謝阿姨在客廳打掃衛生時發現了安裝在那裡的攝像頭,對于闵家安裝攝像頭,謝阿姨已經見怪不怪了。她說,自己從2005年開始來上海打工時,看見有市民家裡攝像頭對着自己感覺很可怕,三五年做下來,看見很多上海人家裡都安裝攝像頭,而且每做一戶,市民都這樣對她說,安裝攝像頭是為了防竊賊的,以後她也就慢慢習慣了。

  但這次讓謝阿姨感覺詫異的是,在此後打掃衛生時,她先後在闵家客廳、三間卧室、兩間客廳,以及走道、陽台均發現安裝有攝像頭,隻是衛生間好像沒安裝。這樣算下來闵家至少安裝了8個攝像頭,一個家裡要安裝這麼多攝像頭,難道她家有啥秘密?事後謝阿姨安定下來靜想,若是防竊賊也無需這樣大動幹戈,更況且闵家24小時有人(有老人和保姆)。再往深處想,安裝攝像頭是不是針對自己的?謝阿姨感覺邏輯上講得通,因為在白天,闵家就老人和她在家,老人自然不用擔心出問題,但她的一舉一動誰知道呢?若她幹活偷工減料,帶外人入室談天說地,放在家裡的水果、點心、咖啡被偷吃等,這些若發生在白天,闵家一概不知,自然安裝攝像頭監控是一種最有效的防範手段了。

  聯想起剛來時闵家定下的規矩,謝阿姨感覺闵家的所作所為都是針對自己的。記得剛來的第三天,老家來電話,謝阿姨足足煲電線分鐘;還有就是一次小姐妹突然來造訪……回憶起來,這些事發生後的晚上,闵航回來後都提醒過謝阿姨“有事電話短一點”、“外人莫要帶進來!”等等,當時提醒謝阿姨并沒有特别在意,現在回想起來肯定是被攝像頭告密了。事情發生的第二天,謝阿姨借口老家有事,與闵家拜拜了!

  謝阿姨事後對記者說,她在很多家庭做過保姆,安裝攝像頭已經不足為怪,但闵家的做法讓她感覺一舉一動都被監視中,自己已經沒有任何的隐私了。“太過分了!太過分了!”謝阿姨忿然說。

  為謝阿姨介紹工作的家政公司說,對于謝阿姨的投訴開始他們也沒在意,他們也不可能去該市民家裡查驗,但之後連續為闵家介紹了六七個保姆,保姆都是因為這個原因走人的,才感到謝阿姨反映的情況是屬實的。為此,該家政公司表示,以後不再會為這家市民介紹保姆了。

  在這之後,記者以家政公司的名義通過電話核實情況,闵女士認為在自己家裡安裝攝像頭是她的權力和自由。

  她同時表示,她家衛生間沒有安裝攝像頭,如果衛生間安裝會侵犯隐私,其它地方屬于家庭公共場所,安裝攝像頭沒啥問題。至于安裝如此之多攝像頭的原因,闵女士認為,保姆來自五湖四海,自己對于家政公司介紹來的保姆不太放心,況且媒體不斷報道老人被打、家裡被盜、小孩被拐的消息,安裝攝像頭可以實時監控,避免問題發生。她強調,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保姆如果實實在在、一心一意打工,無需為攝像頭而擔心。

  上海吉愛家庭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明發認為,在客廳、走廊等與保姆工作有關的場所安裝攝像頭不是不可以,但在衛生間、保姆卧室等安裝攝像頭,一定要事先得到保姆的同意。雇主在家裡安裝攝像頭也是常有之事,隻是該市民在家裡安裝攝像頭過多,把保姆當作壞人來對待,處處提防,這樣做不可取。如果這樣很傷保姆感情,也讓保姆沒了絲毫隐私,這是很多保姆不願意在該家庭打工的根本原因。

  上海市家庭服務業行業協會副會長夏君認為,家庭安裝攝像頭,對于防範偷盜、了解保姆的不軌行為肯定是有用的,但要知道壞保姆肯定是極少數,概率在萬分之一甚至十萬分之一,若将普通保姆當作壞人來對待,自然會引起保姆的反感。雇主與保姆是雇傭與被雇傭關系,雙方是平等的,隻有互相尊重,才能達到雙方的目的,完成各自的任務,因此,市民防範把握好度很重要。



相關閱讀:電子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