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遊戲

企業新聞
當前位置: 電子遊戲 > 企業新聞 >
老上訪戶家門口被裝監控攝像頭(圖)

  在韓孟銀看來,家門口電線杆上安裝的這個攝像頭,就是為了24小時監控他這個上訪戶。本報記者 樊江濤攝

  2010年10月10日,鎮幹部24小時在“老上訪戶”家門口附近蹲守。韓紅濤供圖

  “把村裡的監控攝像頭安裝在自家門口,其他村民還求之不得呢!”10月27日,河北省鹿泉市大河鎮杜童村黨支部書記韓新國面對該村村民韓孟銀的反對,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解釋說。

  對于将監控攝像頭安裝在他家大門口附近電線杆上的這一“特殊待遇”,韓孟銀毫不隐晦反對的理由:“因為我是老上訪戶。”在他看來,此舉就是為了阻止其上訪,對他和家人的行蹤進行監控。

  據韓新國介紹,安裝監控攝像頭是全市統一要求。從2010年開始,鹿泉市要求在各村的出村路口和主要路口安裝監控攝像頭,對盜竊等行為進行技術防範。

  由于财力所限,杜童村在今年7月底,才由村裡出資,在全村安裝了8個攝像頭,進行24小時監控,攝像頭的顯示器設在村委會的辦公室。

  韓新國告訴記者,相關監控影像資料保存半個月,村民如有需要,可随時找有關負責人查看。

  韓新國表示,雖然費用、位置選定和安裝都是由村裡負責,但是8月鎮裡也對杜童村的攝像頭安裝進行了驗收。“驗收内容包括安裝位置、清晰度和攝像頭數量。”負責該村驗收的包括該村的包村幹部、鎮綜治辦主任張鍵。

  但韓孟銀告訴記者,安裝在他家門口的這第8個攝像頭與其他7個相比位置特殊——并非相關部門要求的安裝位置,既不在路口,也不在村口。

  10月27日,記者在杜童村看到,韓孟銀家大門臨街向南開,他所說的攝像頭就安裝在街對面東南方向的電線杆上,攝像頭的安裝位置朝向西北,對着韓孟銀家大門口及門前的那條街。

  “以前鎮裡在我家門口對我24小時‘人盯人’,還需要找人三班倒。”韓孟銀對記者調侃說,“這下科技進步了,可以進行全天候‘無人監控’了。”

  今年9月底,韓孟銀就攝像頭安裝的位置問題,找到了杜童村村委會。韓孟銀告訴記者,韓新國聽其說明來意後,說道:“我知道你早晚會找我的”。

  10月27日,面對質疑,韓新國向記者承認,韓孟銀家門口的攝像頭位置的确比較特殊,但否認是為了監控韓孟銀上訪。韓新國表示,放在這裡不是監視韓孟銀,而是為了自家的安全。

  韓新國告訴記者,該村出村路口共有7處,而他們目前安裝的監控設備可以設置8個攝像頭。由于自家門口經常被人貼大字報,甚至還收到過恐吓信,為了自身安全,最後一個攝像頭,他便讓安在了自家胡同口東側不遠的位置,進行監控,而這裡恰好在韓孟銀家附近。

  他告訴記者,他家緊鄰韓新國家胡同口東側,在胡同口西側更近位置就有一個電線杆,攝像頭為什麼要“舍近求遠”安裝在他家東側更遠的電線杆上。

  “還不說韓新國公款私用,他家所在胡同兒有好幾個出口,為什麼單單選在這一出口裝上攝像頭。”韓孟銀認為韓新國的解釋難以自圓其說:“他家大門口等處自己就安裝了5個攝像頭,安裝這個根本沒必要。”

  韓新國向記者證實,他家大門口、院子裡以及所辦企業的确裝有5個攝像頭,顯示器就在其家中。“我家早在村裡安裝前就自己裝了。”他強調說。

  為證明韓孟銀家門口附近安裝攝像頭并非為了監視他,在村委會辦公室,韓新國為記者調出了最近15日的監控錄像。畫面顯示,韓孟銀家大門并未收入鏡頭之内,鏡頭是對着他家門前大街。

  在監控器一旁的韓孟銀當即反駁說:“攝像頭的朝向是可調整的,誰知什麼時候又轉回來?”

  于是韓新國生氣地對韓孟銀喊:“俺家裡不叫看!你隐私不叫看,我隐私叫看啊!?”

  10月27日,他向記者出示了2010年10月26日石家莊市人民政府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給他的《勞動教養決定書》。

  在這份《勞動教養決定書》中,石家莊市人民政府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認為,韓孟銀采取非正常手段到非信訪接待場所的重點地區非正常上訪,擾亂公共秩序,事實清楚,證據充分,且其曾因采取不正當的手段到非信訪接待場所的重點地區非正常上訪,擾亂公共秩序,被公安機關訓誡、警告、拘留,現不思悔改,堅持實施此類行為,符合勞動教養條件,對其勞動教養1年。

  而在被勞動教養前,他也曾因這一原因,2010年被拘留兩次,還被鎮裡派人24小時“監控”過。

  “從2009年開始,連續兩年10月1日前後,鎮裡派人連續十來天在我家門口對我進行24小時監控。”韓孟銀介紹說,監控者通常保持3個人,開着一輛面包車,旁邊還放着兩輛自行車。“我們坐汽車走,他們就開面包車跟;我們騎自行車,他們也騎自行車緊随其後。”

  韓孟銀的兒子韓紅濤告訴記者,即便是淩晨2時,打開他家大門,那輛面包車依然停在門口,車裡坐着人。“監控者三班倒,24小時不間斷。”

  韓紅濤也曾上前表示反對,讓他們離開。“他們卻說他們是在上班,讓我别搗亂。”

  為了證實自己的話,韓紅濤還拿出了當時他拍攝的照片。記者注意到,這些照片右下角顯示的時間均為2010年10月10日7時多。

  一張照片顯示,在他家門口附近的一輛面包車旁,有兩名男子坐在馬紮上吸煙。韓紅濤介紹說,一個是大河鎮的幹部,另一個是鎮裡的司機,“他家也是我們村的”,他補充說。

  另一張照片則是韓孟銀在前推着自行車,鎮裡的包村幹部張鍵和另一名工作人員騎着自行車緊随其後。

  “與前兩年不同,今年10月1日前後,那輛24小時堅守在我家門口的面包車自始至終沒出現。”韓紅濤認為,這個變化與攝像頭的安裝有關。

  據韓孟銀說,從2005年因為張石高速征地和該村村委會換屆選舉等問題,他開始踏上上訪路。

  記者在韓孟銀家看到,屋内擺設極其簡陋,在狹窄的裡屋内,一台彩色打印機格外顯眼。韓紅濤對記者坦言,買這台打印機就是為了打印上訪材料。

  “我就不信看不住你!”2009年一名鄉鎮幹部的這句話,讓韓孟銀至今耿耿于懷。



相關閱讀:電子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