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遊戲

news
當前位置: 電子遊戲 > news >
車内安裝丈夫監聽妻子

  馮蘊萍的多疑造成了悲劇性的結果。持刀砍妻子30餘刀,僅頭面部就達23刀。力氣之大,以至于菜刀崩掉了兩塊殘片。昨天,80多歲的嶽母坐在輪椅上,向市二中院的法官控訴女婿馮蘊萍:“不能留這個禍害。”

  昨天上午10時許,涉嫌故意殺人的馮蘊萍被法警帶上法庭。頭發花白的他看到一米遠外坐着的老嶽母低下了頭。

  57歲的馮蘊萍要去醫院住院做心髒手術,平時經營工廠的妻子外出辦事,都是他開車陪着,如果住院了,兩口子不能時刻在一起,他怎麼能了解妻子的行蹤呢?馮蘊萍想到的是在車裡安裝了兩個小型監聽器。

  對于這種破壞婚姻的危險行為,馮蘊萍給出了解釋。“一來,她一個人出去,我怕她有剮蹭等安全問題,我監聽到了也能提前通知一下家屬。二來,實事求是地說,我們倆是二婚,她總和她的前夫有來往,我怕自己住院期間,他們發生什麼事情。”

  馮蘊萍在天津洋貨市場買到了,趁妻子不注意,裝在了車的前擋風玻璃上。

  第一次,馮蘊萍聽到妻子與她的妹妹、妹夫在車上的對話。“她妹妹說我沒有經濟能力,還說早就勸過我妻子别和我結婚。”此外,聽到妻子想讓她妹妹到公司當會計。

  妻子到家後,他問妻子怎麼回來那麼晚,是不是走錯了。“我妻子特别聰明,她馬上就問我是怎麼知道的。”之後,馮蘊萍又問過妻子,是不是想讓她妹妹到公司當會計。這讓他妻子徹底産生懷疑,并将車開出去鑒定,結果發現了。

  法庭上,馮蘊萍對于窺探妻子個人隐私一事很後悔,并強調那都是因為愛妻子,在乎妻子。

  馮蘊萍說,他是退休後通過婚介所認識妻子的。起初,家裡并不贊同這門婚事。“我父親擔心我上當受騙,說婚姻介紹所介紹的不踏實,讓我慎重考慮。”

  但馮蘊萍沒聽。他說,妻子經營一家做塑料顆粒的小型工廠。結婚前,妻子提出辦廠缺少資金,他把名下唯一一套房屋抵押給銀行,将抵押款交給妻子。

  後來,他幹脆賣了房子,将100多萬元房款也交給妻子。另外,他還找父母、弟弟、弟弟的嶽母借款40萬元給妻子用,最後妻子隻還了10多萬。不過,馮蘊萍承認,除了借弟弟嶽母的錢有借條,他其他的借款和投入,都沒有憑證。

  2010年7月,馮蘊萍和妻子結婚,并搬到了妻子的房子裡,和妻子一起照顧年邁的嶽母,開始了女主外、男主内的生活。馮蘊萍說,工廠主要由妻子經營管理,他主要是幫妻子開車,并主動承擔了家務活和照顧嶽母的職責。“家裡有多少錢,我不清楚,财産都是她管理,我買東西都是找她要錢。”馮蘊萍認為,夫妻的婚後感情不錯。

  郭建梅,專職公益律師,中國法學會婚姻家庭法研究會理事,北京市律師協會婚姻家庭專業委員會委員。

  郭建梅:當發現婚姻已經不可能繼續的時候,一定要有開懷、寬容的心态,通過溫和、理智的方式來解決婚姻問題。即使過不下去了,也給别人一片天空,給自己一片天空。

  郭建梅:對。從我們的研究來看,很多行兇者都有心理問題,或者有極端的偏執性格,或者有精神障礙,他們焦慮、抑郁、有恐慌感。表面看他們特别愛自己的配偶,但當對方要離婚,他們就感覺自己沒辦法生存,對社會有懼怕的感覺。挽留不成的時候,他們就會釀出悲劇。

  郭建梅:從當事人的角度,應該培養法律意識以及化解危機的能力。當愛人要抛棄自己,心裡邁不過那個坎兒,應該主動去尋求親朋好友以及一些社會組織的幫助。

  從社會的角度,國家和社會有責任和義務對那些有暴力傾向和心理問題的人給予開導和疏通。像美國和意大利等國家,他們化解家庭矛盾的社會機制非常好,遇到心理問題,立即找心理醫生;夫妻之間産生矛盾,可能爆發大的危機,立即找相關基層部門甚至律師和政府,這已經形成了化解社會矛盾的鍊條。

  “我四五次和她說,每次都下跪,說我們倆不分開吧。但她态度特别堅決,就是不同意。”

  竊聽事件徹底改變了兩人的關系。“她覺得我不信任她,我還在住院,她就提出要離婚。”

  馮蘊萍說,他當時不同意,趕緊向妻子承認錯誤,求妻子諒解。但妻子很堅決,從他那裡收走了家裡的鑰匙,讓他不要再回家。按照醫囑,馮蘊萍手術後本應該住院一個月,但他隻住了10天就和大夫說要出院。“我心裡不踏實,根本住不下去。身體無所謂,我特别喜歡她,不想離婚。”

  2月17日晚,馮蘊萍去看妻子的姐姐,并借機和妻子一起開車回家。他說,路上,妻子又提出離婚的事情,“她還說我這麼笨那麼笨,不像一個男的,說我比她前夫差。”他則繼續請求諒解。“我說結婚後,我什麼都聽你的,錢方面我也不管。繼續過吧。”

  上樓後,已是夜裡11點多。妻子和嶽母看電視,馮蘊萍說他像往常一樣,給妻子倒好了洗腳水。

  随後,嶽母回自己卧室睡覺了。妻子也回到卧室。馮蘊萍稱他開始繼續低三下四地求妻子。

  “我四五次進去和她說,每次都下跪,說我們倆不分開吧。但她态度特别堅決,就是不同意。”馮蘊萍說,他提到自己的父親也剛做了心髒手術,弟弟又剛去世,他怕自己離婚,讓父母受更大的打擊。但這依然沒有打動妻子。“她說你爸爸死與我有什麼關系,我早和你離婚就對了,不該和你到現在。”

  按照馮蘊萍的說法,當時,妻子躺在那裡,他就一直跪着求,但妻子依舊很堅決,并提出:“要不你就把我殺了,要不就離婚。”

  馮蘊萍随後去廚房拿了兩把刀,一把尖刀,一把菜刀。“我想吓唬吓唬她,也許她看到刀就會說,算了算了,咱倆不離了。”

  但妻子的反應和他預計的不一樣,“她站起來開始抽我嘴巴,還和我搶刀。而且大聲呼救。”

  檢方出具的屍檢報告顯示,被害人頭面部的刀口有23處,頸部和四肢部還有10餘處刀傷,而且都是緻命的部位。事後,警方在現場發現馮蘊萍使用的菜刀已經砍缺了口,掉了兩塊金屬殘片在死者的發絲之間。

  馮蘊萍說,看妻子不動了,他才停手。雖然妻子還有呼吸,但他沒有叫急救車。“我怕警報聲把整個小區的街坊都吵醒。”

  作案後,稱自己開了一次煤氣想自殺。但煤氣老報警,聲音大,就關了。之後,他稱自己開車去了弟弟的墓地和弟弟告别,之後到北京市公安局大門口投案。

  “我孩子沒了,國家法律我不懂,您比我清楚,但是一命抵一命。不能留這個禍害。”

  被害人的母親是一位80多歲的老太太。她坐着輪椅被家屬推進法庭。案發當晚,老人不知道女兒被女婿殺害。次日接到外孫女的電話後,她到女兒房間查看時,看到了慘死的女兒,幾度昏厥。

  老人昨天在法庭上說,馮蘊萍和女兒平時關系挺好的。一起生活時,馮蘊萍也挺孝順。法官問她希望法庭怎麼處理被告人?老人平靜地回答:“我孩子沒了,國家法律我不懂,您比我清楚,但是一命抵一命。不能留這個禍害。”

  老人的代理人提出,老太太的聽力很好,平常在卧室睡覺能聽到女兒開關冰箱門的聲音。但事發當晚,老人并沒有聽到争吵聲。馮蘊萍對作案動機和經過有隐瞞。

  代理人代表死者家屬提出,馮蘊萍殺人應該是有預謀的,作案後,被害人的銀行卡等财物不翼而飛,他們認為,馮蘊萍作案後一個小時才去投案,他有時間轉移财産。

  但馮蘊萍對此不承認,他說,自己除拿了妻子的手機,沒動其他财物。他表示願意賠償死者親屬,并希望取得對方的諒解。

  王立軍被公訴日本欲購釣魚島中國兒童轉基因試驗電商價格戰欺詐空姐被打事件中國乘客互毆萬達并購AMC希拉裡訪華蘋果 9月12發布會金山員工猝死好聲音 提前曝光李開複譴責香橼中印恢複聯合軍演食品價格上漲孫晉芳 李娜



相關閱讀:電子遊戲